群主要当心,别把自己不当干部

又快过节了,每当这个时候,在微信群里,总会有人叫群主来发红包,网上也流传着很多调侃群主的段子,无疑,在微信群,群主只有一个,是建群的人,地位尊贵。

其中一个流行很广的段子是这样说的:两人相亲,女的问男的:你有车吗?你有房吗?男的答:没有。女的问:没有这些,你相什么亲呀!男的答:我是CEO,我管理着几百人。女的问:什么公司呀?男的答:微信群主。

虽然这是一个笑话,但也表明,群主对其建立的微信群是有管理责任的。2017年9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于2017年10月8日起正式施行。其中第九条规定:“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 这下,算是有明文规定群主的责任了。从此以后,群主责任大了。群主小心了,不然的话会去坐牢的!可以看看有哪些罪名在等着。

一、传播淫秽物品罪。

房俊是盱眙人,他利用老家“盱眙龙虾”的品牌优势在广东开了一家龙虾馆。为促进生意,就建了个微信群,将自己的老乡、饭店常客加到微信群里,以保持联系,并不时推出新菜品。后来就有人在微信群里陆续发布淫秽视频,而房俊因为生意忙而无暇管理微信群,就让崔晓波当了群主。在崔晓波的打理下,群成员之间的交流全部都是淫秽视频。

经查,房俊在任群主期间,对该群不管不问,群成员之间不断在群内发布淫秽视频共346个。在房俊将群主身份转让给崔晓波后,崔晓波放任群成员发布淫秽视频79个,房俊和崔晓波被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判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3条的规定,利用互联网建立主要用于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的群组,成员达三十人以上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建立者、管理者和主要传播者,依照刑法第364条第1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二、开设赌场罪

不知从何时起,微信红包群越玩越大,渐渐的变了味,从单纯的熟人间的娱乐为目的发展到陌生人之间的盈利为目的,而且,许多人乐此不彼。

被告人吴某晓与被告人吴某箭经过协商,组建微信群以发红包的方式开始组织他人赌博。并纠集被告人吴某玉参与,被告人吴某箭、被告人王某莲共同参与。该微信群的赌博规则是:由代包手代发红包,群内赌博人员抢红包,抢到红包金额尾数最小的人发下一个红包,以此循环。到被查获时,该微信群共计发放红包6300多个,赌资数额累计达到人民币180万余元。上述人员均以开设赌场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只要符合“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的; 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的; 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的,”中的任何一个情节,就是情节严重,依照《刑法》第303条规定要被判处3-10年有期徒刑。

而参与微信群赌博的,有可能构成赌博罪,同样可以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以判处10年有期徒刑。

三、诽谤罪

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微信群里诽谤他人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就构成了情节严重,可以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长能判3年有期徒刑。

四、寻衅滋事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所以,在微信群里辱骂、恐吓他人,或者编造虚假信息,传播编造的虚假信息,都有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

别看群主不是干部,但责任重大,一不小心就会被群员拉下水,所以清楚自己行为的边界,就可以避免牢狱之灾。也许有群主说了,这是别人发的东西,怎么能算在我头上呢?

作为微信群主,应当对群里可能发生的违法信息传播有所预见,如果发现群里有违法信息不进行有效管理,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作为群主,没有履行监督职责,在群里出现违法信息时,一没有及时告诫、治理、清除违法信息或将发布淫秽视频的人踢出群,二没有向有关机构举报或者向网络服务提供商举报,反而放任群成员大量发布、传播违法信息,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群主,要当心了!
因为根据国家网信办9月7日公布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表示

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
互联网群组方便了人们的工作生活,密切了精神文化交流。但同时,一些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落实管理主体责任不力,部分群组管理者职责缺失,造成淫秽色情、暴力恐怖、谣言诈骗、传销赌博等违法违规信息通过群组传播扩散,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群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损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破坏社会和谐稳定。这不已有多名群主由于疏于对群的管理以及群内不当言论被处理。

案例1:微信群发布不当侮辱言论群主被拘

前日,安徽阜阳界首市男子杨某因不满交警夜晚查酒驾,在一自己建立的微信群中发布“他们傻X吗,下雨还查?一群傻X穷这个样”等侮辱性言语,在微信朋友圈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行政拘留五日。界首警方称,群主杨某向不特定众多人发送侮辱性信息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依法可以给予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的处罚。

案例2:微信群内不当言论群主被处分

2016年6月27日上午,潜江市部分人员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非法采取利用微信群传播请愿书,擅自上街游行,聚集请愿等方式,要求政府停止引进奥古斯特项目,扰乱社会公共秩序,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近日,此事件中被给予党政纪处分9人,诫勉谈话5人,批评教育40人。其中微信群群主彭某系潜江市房地产管理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作为微信群群主,彭云对群员转发请愿书、发表不当言论的行为没有制止,对其妻发布游行视频、评论的行为没有制止和正面引导,还回复煽动性言论,构成违反政治纪律错误,受到诫勉谈话处理。

其实,现实中另一种情况是,有的人为了行业或兴趣交流组建微信群,而微信群中却是鱼龙混杂,经常有人发布不当政治言论,或者是抹黑党和国家形象的视频等内容,对此群主若总放任不管,如果群主是党员或者公职人员,出现影响就很有可能会受到党政纪处分。

案例3:微信群传播淫秽视频群主获罪

沈阳青年吴某用微信建了一个100余人的微信群。群员马某在群中每天都发布“有大片看”信息,向群员收取数十元会费,每天向交钱的人发送淫秽视频。群主吴某因视而不理,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被警方依法予以刑事拘留。法官表示依据两高的司法解释,“利用互联网建立主要用于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的群组,成员达30人以上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建立者、管理者和主要传播者,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群主作为群的管理者,应履行监管职责,及时审查群相关内容,阻止成员发布淫秽视频或直接将其剔除,甚至解散微信群。如果其未履行群主义务,放任群员传播淫秽视频,其行为已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这样的例子网上屡屡不鲜。

案例4:利用微信群“抢红包”赌博群主“抽水”被判刑

2015年6月至8月,家住阜新市海州区的董某以网名“阿联酋”的身份在手机微信客户端里建立了微信群,先后命名为“撸九子”、“撸管子”、“撸九VIP游戏”等,并组织40余人以制定规则以发红包的形式进行赌博活动,从中抽取红利。法院经审理后,判处主犯董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近年,全国各地出现了不少微信红包赌博被判决为犯罪行为的案例。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光广东法院2015年至今公开的就有约30份利用微信红包进行赌博犯罪的裁判文书。

为什么群主成了垫背的?答案就在于就在于群主的监管职责。

微信群主与群员权利的核心区别: 群主可以删减微信群中的所有群员,而群员则不能删减微信群中的其他群员。微信群主的监管职责:

微信群主与群员权利的核心区别,决定了群主与群员的不同职责。群主作为群的管理者和权力的拥有者,当然负有监管职责。群主应规范群聊行为,维护群聊内容的非违法性。对于群员发布的违法内容,群主应予警告,直至将该群员踢出群聊。

随着法律的不断完善和公民个人权益意识的不断提高,对于群内的违法行为或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如果群主不履行监管职责,则有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群主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

民事责任☛群主如及时制止群员发布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则不会因存在过错而与发布不当内容的群员承担民事责任。否则,就有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治安处罚☛对群员发布的尚不够刑事处罚的违法内容,群主如果不履行监管职责,则有可能面临共同的治安处罚。

刑事责任☛对群员涉嫌犯罪的行为,如果不行使监管职责,放任群员违法犯罪,在主观上,有可能构成间接故意,从而与涉罪群员构成共同犯罪。所谓间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有意放任,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心理态度。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一共15条,划重点:

1互联网群组服务提供者作为平台方,承担着对群组进行管理的主体责任,

《规定》对此提出了什么要求?

具体来说,平台方应落实的主体责任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制定并公开管理规则和平台公约,明确与使用者双方权利义务;
二是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使用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并保护使用者个人信息安全;
三是对互联网群组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并建立使用者信用等级管理体系;
四是对违法违规的互联网群组及使用者依法依规采取相应的管理措施;
五是接受社会公众和行业组织的监督,建立健全投诉举报渠道,及时处理投诉举报。

2对建群条件、群组规模、群组管理方式等话题,

此次《规定》对平台方面有何要求?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自身服务规模和管理能力,合理设定群组成员人数上限、个人建群上限和参加群数上限。也就是说平台方应根据自身能力来运营相应规模的群组,同时还要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根据群组规模类别,分级审核群组建立者建群资质,完善建群、入群等审核验证功能,并设置唯一群组识别编码。

3不法分子通过互联网群组传播涉淫秽色情、谣言诈骗等违法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对此,《规定》中强调了哪些处置措施?

《规定》第十条明确要求,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群组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内容。

对于违法违规的互联网群组,由平台方依法依约采取警示整改、暂停发布、关闭群组等处置措施;
对于违法违规的群组建立者、管理者等使用者,由平台方依法依约采取降低信用等级、暂停管理权限、取消建群资格等管理措施。
同时,平台方要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违法违约情节严重的群组及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员纳入黑名单管理。
4对社会一直关注的“群主”“群管理者”责任,

《规定》有哪些要求?

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

发微博、做直播要遵守这些规定

针对《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表示,一些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提供者落实管理主体责任缺失。

部分用户公众账号使用者传播低俗色情、暴力恐怖、虚假谣言、营销诈骗、侵权盗版等信息,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社会反映强烈。

《规定》所称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是指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网络平台以注册用户公众账号形式,向社会公众发布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的服务。

具体而言,在各类社交网站和客户端开设的用户公众账号,如腾讯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账号;百度的百家号、网易的网易号,今日头条的头条号、腾讯的企鹅号、一点资讯的一点号等;在花椒、映客等直播平台和秒拍、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开设的用户公众账号;在知乎、分答等互动平台开设的对公众答复的用户公众账号等,均在本规定适用范围之内。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一共18条,以下是重点:

第六条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使用者进行基于组织机构代码、身份证件号码、移动电话号码等真实身份信息认证。使用者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不得为其提供信息发布服务。

第十三条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对违反法律法规、服务协议和平台公约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依法依约采取警示整改、限制功能、暂停更新、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违法违约情节严重的公众账号及注册主体纳入黑名单,视情采取关闭账号、禁止重新注册等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