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工是有用的,我們不妨一心多用

大部分文章会跟你说「多工」降低我们的效率,但如果人本来就是一种「天生会分心」的动物,你要如何禁止自己不要心猿意马?而且「分心」这件事难道没有一些正面意义吗?

就算我可以自己克制自己不要同时做两种工作,或是我​​压抑了一边工作一边跟同事聊天或上脸书的冲动。但是我还是可能在认真写一封给沐浴乳公司的回信时,临时想起家里的洗发精用完了要记得买。或是投入编辑一篇食谱文章时,因为看到控制火候的方法,想到下一本专案管理的书或许可以举类似例子。

也有可能就是没来由的,某个任务工作到一半,脑袋里蹦出还有两三个其他任务的待办事项之前忘记做。

人的工作与生活过程中,就是会有这许多的「联想碎片」,只要我们接触万事万物就会不断联想,在我们工作时这些碎片自顾自的跑出来,我们挡也挡不了,所以必须学会「多工」来处理这些和目前主要工作无关的碎片。

而且更真实的职场与家庭情境是,别人也会随时在你认真工作时把他们的碎片丢给你。例如你正利用周末闲暇专心读一本书,家人忽然跑来说等等可不可以去买瓶酱油,他们没错,因为你也会对别人这么做。
@没办法一心多用,或许才糟糕?
如果说人的脑袋运转本来就是很多碎片四面八方不断喷发,我们天生处在一个围绕家庭,工作,情感,休闲与自我实现等多头马车同时运转的世界,本来就是「因为不断分心」而诞生更多的想像与灵感,那么为什么要阻止他呢?

(可以延伸阅读之前我关于碎片整理的分析:分析Evernote与Onenote两种截然不同的笔记整理逻辑)

历史上身兼多职的奇耙达文西,他被称为博物学者,在艺术,解剖,科学等领域都有成就,我相信他一定也是一个多工工作者,才能在有限生命里满足这么多任务,并且如果你看过网路上流传的充满各种想像发明,密密麻麻的达文西笔记本,达文西一定是在专心工作时也会带着这本笔记本,我想像达文西在画蒙娜丽莎时,或许脑袋偶尔会想到他的直升机概念,然后同时在笔记中素描原型。

谁说不能多工呢?这个世界需要我们多工,不是因为工作太多,而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会一心多用,会心猿意马的「人」。

所谓的「心无旁鹜」是后天训练的状态,但即使在我自己认为心无旁骛地投入状态中,也就是所谓的「心流」工作状态里,对我来说通常就是写一篇好文章写到兴致非常高昂而忘却周边反应时,诚实的说,我的脑袋里依然有很多和现在文章不相干的想法不断跑出来(参考:!?为什么隔离干扰也不会让你专心关于专注的5个思考)

但这个「一心多用」的状态并不一定是个坏状态,反而如果你没办法「心猿意马」,你才更应该担心:我是不是少了活泼的想像力与创造力?
@有用的联想碎片
让我来做一个简单的整理,所谓的「联想碎片」是:

做一个工作想到B工作的能力
看到甲事物想到乙事物的能力
喜欢烦东烦西的探究不同事物的能力

我称之为能力,是因为这些联想碎片对我们是有帮助的,他帮我们可以同时进展很多工作(因为我们需要),他帮我们抓出这种意想不到的连结(这是灵感的来源) ,他帮我们照顾好这个原本就是各种碎片的世界(现实就是如此)。
@我的多工情境
所以我们「不妨一心多用」,并学会「有效的多工」我自己真实使用的多工情境如下:
正在扫地,跑步,爬山等身体活动时,随身准备一本笔记本,记下运动时最容易刺激脑袋而喷发的联想碎片。并且,很放心地随时停下运动,写下自己的笔记。

读书时,准备一本额外笔记本,不是要写读书心得,而是因为一定会一边阅读一边想到其他和这本书不相关但受启发的联想,这时候不要写在书上,要写在额外笔记本,或是写在真正属于这个碎片的专案任务笔记处。

有些工作可以一开始就打定同时做两件事,例如我的工作是编辑,我会同时编辑作者原文时,同时开另一个视窗编辑封面文案,为什么?因为一边编辑原文,一边会看到好句子,想到文案,想到各种这本书好看之处,这时不同时做封面文案,更待何时?
@结尾:
同时做两种工作为什么不可以?
多工为什么不可以?
一心多用有什么不好?

不要被唯一的方法限制了自己的弹性。

我们或许相对不该一边工作一边看影片这种多工(但即使是这种多工,有时候我都觉得是​​有帮助的,帮我舒缓压力,甚至从影片中获得一些启发,可参考:我用来摆脱情绪枷锁的十种方法)。

但起码有两种多工是我觉得大多数朋友都需要的,那就是:

「一边做正事」,「一边收集我一定会一心多用而出现的联想碎片」
「一边做正事」,「一边处理这个工作产生的附加价值」

我们如果可以多工处理这些工作中的联想碎片,附加价值,那么就能为下一阶段推展工作与生活做出更好的准备(可参考:大人的学习笔记作法)。

今天开始,拿起你的额外笔记本,打开两个视窗,开始尝试看看「适度」多工可以带来的效率吧!